Yabo 下载YaBo Sports-乌克兰东部:战火中上演“足球德比”

持续不断的内战令乌克兰东部地区的职业体育遭受了沉重打击。但即便人员流失、设施被毁,日前于顿涅茨克举行的一场“兄弟德比”足球赛,还是让当地民众看到了和平的希望。

乌克兰内战爆发一年多以来,乌东部重镇顿涅茨克市的几个足球场馆始终空无一人,从未举办过比赛。而在和平年代,这座城市原本拥有6支职业体育运动队,包括参加乌克兰足球超级联赛的3支球队。如今,当这个城市及周边地区从乌克兰分离出去后,不断的轰炸和边境冲突,使得开展职业体育在新生的“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成为人们的奢望。

名义上,顿涅茨克矿工足球俱乐部仍是该市最大的职业俱乐部。但由于战乱频仍,该俱乐部早已将主场迁移到西面1000公里之外的利沃夫。抛开政治分歧,当地民众为此惋惜不已——从前,该俱乐部名称的首字母缩写在街头巷尾随处可见,大群的球迷穿着桔黄色工装衬衫,在非常受欢迎的“太阳城”快餐连锁店里等着明星们到来。

可惜时过境迁,有人哀叹,失去了矿工俱乐部,整个城市变得像“教皇迁移到阿维尼翁后的罗马”那般肃杀。

当天,一场职业足球赛——或者说至少有部分选手是职业球员——重回顿涅茨克。对阵双方是“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和与其境遇相似的“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比赛在梅塔鲁体育场举行,后者正是顿涅茨克市第二大足球俱乐部的主场。从本质上讲,这场比赛是两个从乌克兰分离出去的政治实体间的“兄弟德比”。

美国VICE网站体育频道在报道这场不同寻常的比赛时提到,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目前仍以一种独特的方式存在着,它们处于未被广泛承认的“准国家”状态。这两个共和国的人仍使用乌克兰护照,另一方面却仰仗俄罗斯支持。但无论如何,职业体育始终是塑造国民同一性的重要元素,为此,这两个新“国家”匆匆成立了“国家队”,登场献艺。

之前,这两支球队各有一场“国际比赛”的经历,而且都是在高加索地区的阿布哈兹共和国输了球。相比之下,8月8日举办的这场比赛,被赋予了更多标志性意义。美媒记者在现场看到,与“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绝大部分庆典一样,赛场内外充满了节日气氛,整个体育馆里彩旗飘飘,开幕典礼也做到了极致:完整地演奏了对阵双方的“国歌”,武装警卫队列齐整,“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副主席丹尼斯·普什林也到场助威,可见官方对这场比赛的重视。有趣的是,组织者还模仿“大力神杯”制作了两尊复制品奖杯,双方各得一尊。

大喇叭不停地播放着两队的技战术特点,播音员情绪激昂地做着宣传。球迷也不断涌进场内,5000个座位的体育馆至少坐满了3/4。不过,按照乌克兰《基辅邮报》的说法,前来观赛的3000多人,几乎都来自顿涅茨克当地。考虑到在乌克兰东部旅行昂贵又危险,看台上来自“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的球迷不是太多,其实不足为奇。无论如何,这场比赛的规模,无法跟以前在拥有6万个座位的顿巴斯体育场举行的顿涅茨克矿工队的比赛相提并论。

话虽如此,顿涅茨克代表队还是奉献了一场精彩的比赛,在主场表现不俗,以4比1完胜对手。大概是为了友谊,在第90分钟时,顿涅茨克队让了一个球,让卢甘斯克队挽回了一点面子。实际上,单从场面上看,卢甘斯克人踢得也不算丢脸,他们并没有一味防守,反倒在大部分时间里努力打攻势足球——毕竟,乌克兰东部球队的水平向来不差,顿涅茨克矿工队曾夺得2009年欧洲足球协会联盟杯冠军,而且经常与欧洲顶级豪门角力。

总的来说,这场德比大战充满了娱乐元素。“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体育部部长米哈伊尔·米申表示,大部分参赛球员是“本地小伙子”,当然,也有些球员有过在职业联赛甚至乌克兰超级联赛的经历。值得注意的是,顿涅茨克队中居然有一名尼日利亚籍球员佩雷斯·阿贡,俄罗斯gazeta.ru体育网站指出,阿贡与当地一名女子结婚,就住在顿涅茨克。

该网站还提到,籍贯在卢甘斯克的几名前乌克兰超级联赛球员,曾因代表“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参赛,被乌克兰基辅当局“封杀”。所以说,仍在乌克兰联赛效力的一流选手,不太可能于近期代表这两个被基辅视为“眼中钉”的东部政治实体踢球。

球迷们倒是不太在乎这些。他们一会儿高喊“顿涅茨克”,一会儿又喊“Novorossiya”,这是“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与“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合并之后可能的称呼,意为“新俄罗斯”。按照乌克兰东部民间武装人员早先的说法,后者的红蓝旗帜象征着两地人民的合作,但“新俄罗斯”的概念可追溯到18世纪俄罗斯帝国时期,这一地区的原始名字。

米哈伊尔·米申告诉gazeta网站,趁着战事稍歇,地方执政当局正筹划组织一个由18支球队组成的小型联赛,而且希望顿涅茨克能参与“未被承认国家间的世界锦标赛”。

VICE网站在报道中指出,由于双方球迷不存在激烈对立,8月8日的比赛有些缺乏竞争气氛。即便如此,看台上的民众依然因为能再次在这个城市看到球赛而感到无比幸福。

54岁的卢米拉·塔科娃是主队教练的母亲,和60岁的丈夫瓦莱利亚与朋友们一起到场看球,她激动地表示:“今天是个伟大的日子,体育场里充满了伟大的友谊气氛。”

比赛的入场券是免费的,这吸引了各行各业的观众,包括结束执勤的士兵,还有许多青少年和退休人员。夏日的顿涅茨克非常美丽,城市河边的公园里,户外运动红红火火,但如果没有职业体育,这个城市仍缺乏公共娱乐方式。失去了顿涅茨克矿工俱乐部和梅塔鲁俱乐部带来的收入,整座城市显得愈发沉闷,更何况,市内不少体育设施已在战乱中被毁或被迫关闭。

德鲁日巴竞技场就是其中之一。作为当地著名的曲棍球俱乐部顿巴斯队的主场,它于2014年3月的一场战斗中严重受损。顿涅茨克矿工足球俱乐部的主场顿巴斯竞技场也遭受过几次炮弹袭击。即便战事自今年以来有所缓和,白天仍不时有交火声,傍晚时分更加密集。

然而,这场特殊的球赛并未受到影响,人群的欢呼甚至盖过了远方传来的炮弹爆炸声。就像57岁的图书管理员卢巴·台舒尔卡所言:“今天真是棒极了,它提醒我,和平仍然存在。”

持续不断的内战令乌克兰东部地区的职业体育遭受了沉重打击。但即便人员流失、设施被毁,日前于顿涅茨克举行的一场“兄弟德比”足球赛,还是让当地民众看到了和平的希望。

乌克兰内战爆发一年多以来,乌东部重镇顿涅茨克市的几个足球场馆始终空无一人,从未举办过比赛。而在和平年代,这座城市原本拥有6支职业体育运动队,包括参加乌克兰足球超级联赛的3支球队。如今,当这个城市及周边地区从乌克兰分离出去后,不断的轰炸和边境冲突,使得开展职业体育在新生的“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成为人们的奢望。

名义上,顿涅茨克矿工足球俱乐部仍是该市最大的职业俱乐部。但由于战乱频仍,该俱乐部早已将主场迁移到西面1000公里之外的利沃夫。抛开政治分歧,当地民众为此惋惜不已——从前,该俱乐部名称的首字母缩写在街头巷尾随处可见,大群的球迷穿着桔黄色工装衬衫,在非常受欢迎的“太阳城”快餐连锁店里等着明星们到来。

可惜时过境迁,有人哀叹,失去了矿工俱乐部,整个城市变得像“教皇迁移到阿维尼翁后的罗马”那般肃杀。

当天,一场职业足球赛——或者说至少有部分选手是职业球员——重回顿涅茨克。对阵双方是“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和与其境遇相似的“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比赛在梅塔鲁体育场举行,后者正是顿涅茨克市第二大足球俱乐部的主场。从本质上讲,这场比赛是两个从乌克兰分离出去的政治实体间的“兄弟德比”。

美国VICE网站体育频道在报道这场不同寻常的比赛时提到,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目前仍以一种独特的方式存在着,它们处于未被广泛承认的“准国家”状态。这两个共和国的人仍使用乌克兰护照,另一方面却仰仗俄罗斯支持。但无论如何,职业体育始终是塑造国民同一性的重要元素,为此,这两个新“国家”匆匆成立了“国家队”,登场献艺。

之前,这两支球队各有一场“国际比赛”的经历,而且都是在高加索地区的阿布哈兹共和国输了球。相比之下,8月8日举办的这场比赛,被赋予了更多标志性意义。美媒记者在现场看到,与“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绝大部分庆典一样,赛场内外充满了节日气氛,整个体育馆里彩旗飘飘,开幕典礼也做到了极致:完整地演奏了对阵双方的“国歌”,武装警卫队列齐整,“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副主席丹尼斯·普什林也到场助威,可见官方对这场比赛的重视。有趣的是,组织者还模仿“大力神杯”制作了两尊复制品奖杯,双方各得一尊。

大喇叭不停地播放着两队的技战术特点,播音员情绪激昂地做着宣传。球迷也不断涌进场内,5000个座位的体育馆至少坐满了3/4。不过,按照乌克兰《基辅邮报》的说法,前来观赛的3000多人,几乎都来自顿涅茨克当地。考虑到在乌克兰东部旅行昂贵又危险,看台上来自“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的球迷不是太多,其实不足为奇。无论如何,这场比赛的规模,无法跟以前在拥有6万个座位的顿巴斯体育场举行的顿涅茨克矿工队的比赛相提并论。

话虽如此,顿涅茨克代表队还是奉献了一场精彩的比赛,在主场表现不俗,以4比1完胜对手。大概是为了友谊,在第90分钟时,顿涅茨克队让了一个球,让卢甘斯克队挽回了一点面子。实际上,单从场面上看,卢甘斯克人踢得也不算丢脸,他们并没有一味防守,反倒在大部分时间里努力打攻势足球——毕竟,乌克兰东部球队的水平向来不差,顿涅茨克矿工队曾夺得2009年欧洲足球协会联盟杯冠军,而且经常与欧洲顶级豪门角力。

总的来说,这场德比大战充满了娱乐元素。“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体育部部长米哈伊尔·米申表示,大部分参赛球员是“本地小伙子”,当然,也有些球员有过在职业联赛甚至乌克兰超级联赛的经历。值得注意的是,顿涅茨克队中居然有一名尼日利亚籍球员佩雷斯·阿贡,俄罗斯gazeta.ru体育网站指出,阿贡与当地一名女子结婚,就住在顿涅茨克。

该网站还提到,籍贯在卢甘斯克的几名前乌克兰超级联赛球员,曾因代表“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参赛,被乌克兰基辅当局“封杀”。所以说,仍在乌克兰联赛效力的一流选手,不太可能于近期代表这两个被基辅视为“眼中钉”的东部政治实体踢球。

球迷们倒是不太在乎这些。他们一会儿高喊“顿涅茨克”,一会儿又喊“Novorossiya”,这是“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与“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合并之后可能的称呼,意为“新俄罗斯”。按照乌克兰东部民间武装人员早先的说法,后者的红蓝旗帜象征着两地人民的合作,但“新俄罗斯”的概念可追溯到18世纪俄罗斯帝国时期,这一地区的原始名字。

米哈伊尔·米申告诉gazeta网站,趁着战事稍歇,地方执政当局正筹划组织一个由18支球队组成的小型联赛,而且希望顿涅茨克能参与“未被承认国家间的世界锦标赛”。

VICE网站在报道中指出,由于双方球迷不存在激烈对立,8月8日的比赛有些缺乏竞争气氛。即便如此,看台上的民众依然因为能再次在这个城市看到球赛而感到无比幸福。

54岁的卢米拉·塔科娃是主队教练的母亲,和60岁的丈夫瓦莱利亚与朋友们一起到场看球,她激动地表示:“今天是个伟大的日子,体育场里充满了伟大的友谊气氛。”

比赛的入场券是免费的,这吸引了各行各业的观众,包括结束执勤的士兵,还有许多青少年和退休人员。夏日的顿涅茨克非常美丽,城市河边的公园里,户外运动红红火火,但如果没有职业体育,这个城市仍缺乏公共娱乐方式。失去了顿涅茨克矿工俱乐部和梅塔鲁俱乐部带来的收入,整座城市显得愈发沉闷,更何况,市内不少体育设施已在战乱中被毁或被迫关闭。

德鲁日巴竞技场就是其中之一。作为当地著名的曲棍球俱乐部顿巴斯队的主场,它于2014年3月的一场战斗中严重受损。顿涅茨克矿工足球俱乐部的主场顿巴斯竞技场也遭受过几次炮弹袭击。即便战事自今年以来有所缓和,白天仍不时有交火声,傍晚时分更加密集。

然而,这场特殊的球赛并未受到影响,人群的欢呼甚至盖过了远方传来的炮弹爆炸声。就像57岁的图书管理员卢巴·台舒尔卡所言:“今天真是棒极了,它提醒我,和平仍然存在。”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suv2017.net/,亚尔莫连科

发表评论